全国服务热线:
租车资讯 当前位置: 官网首页 > 租车资讯 >
谁还能给蔚来被风险掩埋的理想主义再买一单?添加时间:2019-10-18 23:45
  

三天内,蔚来遭遇了一场高举高打的“融资罗生门”。

本周一,媒体36氪报道,蔚来在和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洽谈一笔超过50亿元的融资,配套一个年产能20万台的工厂落户吴兴区。

在舆论口上,这个消息狂卷一阵资本春风,仿佛又吹了满地。结果满地只暖了一天。

到昨日,我们从一位湖州消息人士处获悉,“那个事成不了。”

据该消息人士透露,洽谈的确属实。“9月份开过一个内部会议,但是没谈成。湖州人都知道这事。”而直接原因是在省级遇到了阻碍,“省里不批。现在市里到省里备案都很难,这个事没那么容易。”

令人诧异的是,同时媒体《科创板日报》却爆出吴兴区有关部门表示,“有意向,区政府层面签了框架协议,但目前尚未正式确定,确定后会统一发布。”

然而晚些时候,吴兴区委宣传部又出面否认,称此为不实信息,可能是媒体弄错了,“我们目前没有和蔚来汽车签订任何框架协议。”

吴兴区政府新闻办有关人士也向媒体《全天候科技》确认,“洽谈过,无意向性协议。鉴于评估风险过大,已停止进一步洽谈。”

我们试图向蔚来用户发展副总裁朱江讨要“另一面之辞”。不出意外地,他表示,对此没有信息可以沟通。“关于公司融资情况,我们会按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规定,必要时进行披露。”

用一句话来总结以上的跌宕就是,谈了,吹了。

扪心自问,其实是一种很常见的人生经历。只是浓缩在三天里,还被摆到了台面上,显得异常高能。蔚来因此又被推上风口浪尖。

从股价上很能体现潮头的起伏。

当地时间周二,融资传闻抵达纽交所,蔚来股价小涨1.3%;无融资确定后,在当地时间周三盘前跌去5.2%,盘终收跌6.41%,来到1.46美元,盘后仍有震荡。

如果说前半程还长得很像一个蓄谋护盘的经典套路,后半程则是一个手滑失控的无妄之灾。它受利好消息的影响很有限,但是反弹却可以很惊人,衬出了二级市场的投资信心——佛系而孱弱。

这是有前因的。

今年5月,同北京亦庄国投协定的100亿元投资消息曾救蔚来于水火,然而后续落地至今尚无下文。事关资金链,外界是颇有担忧的。

尽管蔚来CFO谢东莹在业绩电话会中表示,“已经在蔚来中国项目的融资上取得积极进展。”但是投资机构更期待看到在财报上扎实到账的真金白银。

据36氪报道,双方谈判极其复杂。“蔚来不断延后第二季度财报的发布日期,也是希望等这笔合作敲定后一起发布,但未能如期完成。”

我们此前的了解也显示,这笔融资还在艰难推进中。但是一位投资圈人士告诉我们,“亦庄的可能也悬,不一定进得来。”

这位人士指出,融资困难的原因不只是蔚来缺钱明显,而是“运营瑕疵更大,所以很多人不敢碰。管理不行。”言下之意,蔚来面临的问题,远远超出一个傲娇的资方市场要玩吊胃口的拉锯游戏,以期求得更好的bargain;现实是在于对风险的担忧让人望而生畏。

投资圈内一句评价让人印象深刻,“特斯拉是你知道的魔鬼,蔚来是你不知道的魔鬼。”后者的魔鬼之处,据这位人士指出,或在于 “不尊重经济规律”而带来的无法按照常理预测的恐惧。

如今,公然被政府背景的产业基金拒绝,似乎更是释放出了一种“不大行”的实锤。尤其是现阶段新势力们造车投资规模都进入风投资本难以入局的层级,能够继续加注的深口袋,主要就是这些地方产业基金。

“风险”,仍旧是一个关键词。

一份流传于网络的疑似湖州市级文件内容显示,“吴兴区引进蔚来智能汽车项目既是重大机遇,也面临一定风险。吴兴区和湖州市级有关部门要深入核实项目投资方的资质、牌照、实力等具体情况,准确研判项目的可行性。”

这份文件倘若属实,文本也具备多译性。在一位熟悉政府语境的专业人士看来,这段话就是温婉地在劝退;结果来看,真实的意思可能也其实更贴近“一定机遇”和“重大风险”。

但是,在我看来,这个风险评估结果,并不仅仅针对蔚来本身,同时也是考虑到了近些年湖州本身的发展。尤其从昨天的反复和得到的情报中,我们感受到的信号是,地方上态度很积极,但是往上比较受限。

湖州市过去几年在新能源汽车产业上的投资很激进。

他们设定了宏伟的目标。根据2016年湖州发布的消息,到2020年,市里新能源汽车产业产值规模将确保达到400亿元,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能力达到每年25万辆以上。/此外,动力电池年产能也要确保达到90亿瓦时以上,推广应用规模达到1万辆以上。

2016年8月,湖州市德清县就引进了总投资200亿元的乐视超级汽车工厂项目。不过,结局你是知道的。

2017年4月,湖州市吴兴区又引进了重组后的游侠汽车工厂项目。在当时的官方消息中,游侠湖州工厂预计在2019年量产上市,总产能20万辆。

正是同一个吴兴区,在和蔚来洽谈融资事宜。一个区,要支持两家嗷嗷待哺的新势力主机厂,且不说行政问题,财力也是相当吃紧的。

并且游侠汽车并不如一些网传消息所说的已经停摆了。根据联合创始人李炜的说法,工厂还在建设中,只是首款车的量产节点已经推迟至2020年第三季度。

而浙江省发改委在今年九9月发布的信息也显示,游侠还算在湖州所取得的“大力推进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成效中。

事实上,湖州现有落地新能源整车项目已经达到六个,包括:吉利集团总投资326亿元的项目,年产30万辆新能源汽车、60万台变速器,已正式落地;游侠超级汽车项目,已开始动工建设;还有中车120亿元的新能源商用车产业基地,易智电能源122.6亿元的氢燃料电池及新能源汽车产业化项目,普朗特纯电动物流车项目,以及恩驰纯电动客车项目。

其次,行政问题也不容小觑。

根据新版《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对于新建项目,既要满足一定的投资规模,也要在所属省份已有电动车项目完成规划产能的基础上才能申请。目前,浙江省已经拥有威马汽车在温州建立生产基地。这就和当时特斯拉确定落户临港,蔚来不得不取消上海工厂建设计划的内因相似。

同时,还有大腿的倾向问题。比起新建厂,现在国家更倾向于,新企业对现有闲置产能进行盘活。从湖州的项目布局来看,只有吉利似乎有合适的闲置产能,但他们并不闲就是了。不问GDP贡献的解囊相送,是不可能的。

一个对比的例子,比如众泰。此前我们已经介绍过,浙江省纾困帮扶众泰汽车,向其发放30亿元资金贷款。相比于蔚来这样的企业,浙江省还是更乐意帮扶资金投向众泰这样的企业。一方面是存亡的关键时刻就体现出了亲生儿子的优势;另一方面,与其说是看好众泰的发展,不如说是看得懂众泰的发展。

大约那种才是他们更熟悉的商业模式。

毕竟汽车是门一百多年的古老生意,放在商品买卖的层面就更古老了。它有一套既定的商业逻辑,顺者昌逆者亡是很合理的。

但是,就像那句话说的,沿着旧地图,你一定找不到新大陆。因为沿袭工业化时代的逻辑,按照一种连续、可预测及线性的思维方式,根本跳不出自洽。

在我看来,蔚来是在试图把数字化时代的创新引入这个产业的。比如它把“用户”作为重要核心引入制造闭环,面上是近乎海底捞式的跪舔,在这个行业看来不可理喻,但是通过种种超纲动作,可以说,没有一家车企拥有蔚来这样,一个高净值私域流量的战略资源。这是这个国家这个时代近五到十年来创新模式在汽车上的体现。

我并不是说这家企业做得有多完善,相反,bug多到他们自己都难以招架。伴随数据、协同、智能等要素的植入和碰撞,必然可以带来非连续、不可预测和非线性思维的重构。我们也正是期待这样的重构能带来一些革新性的成果,正如过去几年在其他领域那样。

而且,你也不能说眼下全是饼,没有任何实际成绩。蔚来,在2019年其实是新势力中的销冠企业。

根据日前中汽研正式公布的上险数据,今年1-9月蔚来累计上险数达到12,430辆,占新势力整体约30%。考虑到其单车最低价都超过35万元,其实是很难得的。

其中,ES6的9月上险数量达到1659台,位列新势力车型上险数量榜第一。不但进入了主流豪华中型SUV的前十,也是唯一入榜的纯电动汽车,及唯一入榜的中国品牌。

而ES8今年1-9月的累计上险数达到7841台,在可选装三排座的豪华SUV细分市场中位列第五,在主流高端中大型SUV细分市场中位列第九,也是唯一入榜的纯电动汽车,及唯一入榜的中国品牌。

以资金使用效率来说,这个成绩是弱了一些。但它在迅速迭代去避免过去走过的坑。

一个例子是,为寒冬将至所做的准备。上一个寒冬是他们的第一个寒冬,一下就被产品危机折磨得欲仙欲死。而最近博主@电车校长 发博说,自己已经接到了调查电话刚接到蔚来售后电话,专员说马上入冬了,要给他的车来一个全车安全检查。

他们还有更多宏伟的小目标,帮助打造更好的价值。比如日前蔚来汽车总裁秦力洪就透露,蔚来将在今年年底推出其官方二手车认证平台。“至少蔚来二手车的残值,要相当于同级别的豪华燃油车的水平,如果达不到,蔚来将出钱‘兜底’。”。

忧伤的是,这种兜底,都是要钱的。

根据李斌的说法,蔚来在跟不少地方政府接触。但可能或多或少都会遇到和在浙江相似的瓶颈。毕竟第一波优质山头已经被收割了,随着产业政策的收紧会越来越难。

所幸,我们得到的消息,除了地方政府,蔚来正在广撒网地谈。谈了很多,其中似乎还包括了复星这种非常积极地想要投身汽车产业的深口袋。

希望尽早能有成果,缓解其资金压力。

毕竟在我看来,像蔚来这样的企业不扶持,扶持谁呢。